为什么人们会受到金钱的诱惑?

 

 

 

[编者案:本文转自身边的经济学。仅作学习交流之用。转发并不表示我们完全认同其观点。读者应自行做出独立判断。]

网络链接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ChooBPR-7H0QIZ11oLOxTg

萧伯纳曾经说“金钱不是万能的,但积累起来就能发挥作用”。


“追求金钱是不是不道德的”也总成为哲学家们讨论的话题。这个问题不可能有客观的结论,但有一件事是明确的:金钱的诱惑和追求金钱的欲望,是经济发展的原动力。


今天,身边君想和你分享安德烈·科斯托拉尼的文章,一起聊聊为什么人们会受到金钱的诱惑?也许对于他的名字你会感到陌生,但这位被誉为欧洲的沃伦·巴菲特和证券教父的人,作为20世纪金融史上最成功的投资者之一,他的文字一定会对你有所启发。以下,Enjoy:

 

安德烈·科斯托拉尼 | 作者

身边的经济学(ID:jjchangshi)| 来源


01

为什么人会受到金钱的诱惑?


很难找到对于金钱的诱惑的精准分析。为什么人会受到金钱的诱惑?金钱的数额多大才具有诱惑力呢?金钱的魅力无法精准测量,因为答案会因人而异。

 

很久以前维也纳人会这么说:“他是一位举足轻重的百万富翁。他一定有10万盾资产。”而这在现代不再遥不可及,因为“百万富翁”不代表这个人一定拥有这么多钱“百万富翁”以前是用来表示一个因为很有钱而得到社会尊重的人。此外“罗斯柴尔德”或“大富豪”也是有钱人的代名词。

 

我的朋友之中有一些人,只要口袋里有100马克,就觉得自己像个百万富翁,也有很多人对别人口袋里有多少钱非常感兴趣。这些人绞尽脑汁估算这个人以及那个人有多少财产,听到某个富翁的财产数目时也总是摇头叹息,脑子里不停地猜测某个人的身价或某件物品的价值。

 

有一天,我接到一个金融记者打来的民意调查电话。她问:“科斯托拉尼先生,您可是经验丰富的股票专家。能否请您解释一下,您为何不是一个百万富翁?”

 

我对这个问题感到有些惊讶,但仍马上回答:“第一,你的问题不够具体。第二,你从何得知我不是百万富翁?难道我一定得让你查我的银行户头吗?不过,不论如何你不用担心,我是不会向你借钱的。”

 

当我向别人询问某个熟识的朋友是否健康或工作如何时,得到的回答经常是:“噢!他有很多钱。”很多人羡慕别人拥有的财富。也有些人会迷失在自己拥有的财富里,他们会开心地抚摸着钞票,赞赏财富,让自己完全沉醉其中。我的一个诗人朋友曾经说:“假如我有很多钱,我会把它们全部让给那些有钱人,因为他们是这么爱钱。”

 

我也认识一个人,他最喜欢的消遣是查看银行户头增加的余额,他说这么做能将无聊一扫而空。世上也有这样的人,虽然有能力买很多漂亮又贵重的东西,却不这么做,因为他只要想到他有能力这么做,就感到很满足了;他感受到了金钱的光芒,就会觉得很幸福。

 

我的另一个朋友,只要嘴巴里发出“钱”这个字的声音,同时手抚摸着牦牛皮制的钱包,就会觉得生活中的享受全都浓缩到支票簿里了,完全没有留意到自己不雅的姿态。还有人告诉我,每当点钱的时候,都会激起他的性欲。另一个人则更露骨地说,在股票投资损失很大时,他就会逃离交易所,直奔红灯区消遣一下。

 

幸好还有一些人会使用金钱来享受生活的乐趣,只看菜单是无法满足他们的,他们想实际品尝美味佳肴。

 

对很多人而言,金钱也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,金钱为他们招来朋友、伪君子、嫉妒者、马屁精在他们身旁打转。这些人完全沉迷于金钱的魔力,他们不仅想要得到物质生活的享受,也想拥有金钱带来的权力,简单地说,就是别人对他的臣服。

 

曾经拥有过很多财富的人更容易陷入金钱的诱惑而无法自拔。

 

马奎斯·卡斯德兰(Marquis Boni de Castellane)曾是法国贵族,他在回忆录里写道,当他不再是美国亿万富翁—安娜·古尔德(Anna Gould)的丈夫那一天起,他真的很难过。虽然他没有穷困到要去睡大马路,但是已不能再随手挥霍钱财了。他说:“直到破产的那一刻,我才真正感到自己的虚弱无力。

 

 


02

金钱的真正诱惑力来自赌博


理论上来说,金钱的真正诱惑力来自赌博。

 

当赌注不是钱而是菜豆时,赌博本身就失去刺激感和紧张感了。金钱也可以是对现实生活中种种不如意的补偿,如身体残障或是容貌不佳等。或者,若是卑微的家庭背景阻碍了某人社会地位的上升,这时,金钱便能够替代祖先的作用,给他一个显赫的背景。埃尔莎·麦克塞尔因其爱尔兰血统,无法和乘坐“五月花”号来到美国的贵族们来往。但在美国经济起飞的黄金时期,事业的成功却让她得以晋升为美国百万富豪。

 

之后,她便能和变穷了的贵族打成一片。这个刚出炉的百万富翁在公爵、伯爵间穿梭,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能和冷漠的美国富翁们平起平坐,同时身价百万的她也吸引了穷贵族来和她攀谈。

 

很多人喜欢花钱炫耀自己;有些人则绝口不谈钱,却喜欢让有关他的传闻越传越广、越传越夸张。总之,人类对金钱的反应,因人而异。

 

在爱情的世界里也是如此,金钱可以唤起一个女人恋爱的感觉。

 

在有些女人的眼里,金钱代表着男人的成就。而一个成功的男人对女人而言,有着极大的吸引力,尤其是当女人可以分享男人的财富时,女人会因为男人给予她荣华富贵而真心喜欢他。但是也有女人讨厌给她钱的男人,反而喜欢找她要钱的男人。

 

对于很多人来说,金钱只是衡量成功的标尺,他们并非只对金钱本身感兴趣。我至今耳边仍回响着当年大导演马克斯·莱因哈特旗下著名女星莉莉·达瓦斯初到巴黎时对我说过的一番话:“现在我非常想证明自己的魅力,如果我走在大马路上,等候男人过来搭讪的话,我想知道,对于一位漂亮女人,男人们会开价多少钱!”她是想了解人们认为她这样的女人值多少钱。

 


03

金钱能暴露出人性的丑恶


金钱的世界不是永远美好的,钱有种能量,能让人堕落,经常让人暴露出人性最丑陋的一面。

 

在我年少时,父亲把贫穷潦倒的我从布达佩斯送到巴黎去学习股票投资技巧,当时我只带了维持基本生活开销的钱。但巴黎是一个大城市,当时甚至是世界的中心。这个城市真是不可思议,当夜幕低垂时,它就像个超大型的夜间游乐场,到处可见琳琅满目的商品,空气中都弥漫着奢侈的气氛。

 

巴黎的生活充满了奢靡、享受和聚会派对,我希望自己有机会坐上东方快车,就像巴尔扎克笔下的主人公拉斯蒂涅坐着自己的马车一样,度过迷人的夜晚。

 

当时我还不知道,如果没有开门的钥匙—金钱,这个梦幻般的世界是怎么也够不着的。而我口袋里的钱还差得老远。

 

这出大戏看上去相当迷人,但还不是全部。

 

优雅的女士们手里提着珑骧名包,流连在奥特伊,穿着名设计师普瓦雷专门设计的时装,争奇斗艳。获得过大侯爵奖的裁缝,在波罗涅自家游艇上接待和取悦着上流社会人士,通宵达旦地优游嬉戏。香榭丽舍大道上人流熙熙攘攘,络绎不绝,让人不禁会联想到卓别林在《镀金时代》里展示的美国和《巴格达窃贼》里的东方的情形。

 

就像弗兰西斯·卡尔科的小说里写的,人们说着大家都听得明白的市井俗语,热闹地聚集在皮加勒区的酒吧间里。而另一个夜晚,男人们嘴里哼着莫利斯·舍瓦里埃新出的情歌,在马克西姆餐厅用晚餐,或者聚在韦伯咖啡馆里,闲聊着新出产的汽车或女星密斯丹盖的美腿。英国人把图凯地区的草坪称作Beschlag(装饰用的薄膜),而当地政府在考虑将街道名称和橱窗里的价格标签都翻译成英文。

 

这所有的一切对于我这样一个孩子来说,就像是闻到香味走进了一家西饼店,对我充满了诱惑。

 

在这个城市里,只要有钱,想要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。

 

所以,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要赚钱,赚很多很多的钱。

 

对当时的我而言,钱比我现在看重的健康更重要,更不可或缺;追求金钱成了我生命的全部,增加财富是生活的唯一目标。当人崇尚金钱时,他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也就完全改变了。当时的我认为除了金钱,其他事情都不再重要,因为没有任何东西比钱更重要。有了钱以后,什么东西都可以买得到,所以人一定要有钱。

 

我第一天到证券交易所上班时,有个亲切的老先生问我:“嘿!年轻人,我以前没见过你。你在这里做些什么?”

 

“我是亚历山大公司的见习生。”

 

“原来如此。”他接着说,“你的老板是我的好朋友,所以我来告诉你股票是怎么回事吧。你别管这里的人说什么,也别管那些所谓的诀窍,你只要注意一件事,那就是—这里是傻瓜比较多,还是股票比较多。”

 

一直到现在,老先生的一番话仍让我受益匪浅,而我自己发明的股市理论也只有两个要素:供与求。

 

虽然当时我还很年轻,也缺乏实际经验,但我已经知道:交易所里的傻瓜和骗子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都多,他们永远在假装自己是聪明绝顶的人。

 

这些看法一直到现在仍然没变,变的是,现在的交易所已经不再那样喧闹、杂乱了。股票交易通过电话下单,投资人不必亲自去现场交易。在伦敦和巴黎,投资人只要坐在一台机器前,用键盘输入他想要交易的股票名称和价格,通过这台机器就可以知道目前的行情。

 

那时候,股票交易委托人需要像课堂上的小学生一样,端正地坐在计算机前。证券交易所的业务负责人站在前方讲台上逐一唱名每一只股票,在底下的委托人则依股票名称输入交易价格。之后计算机根据每只股票的供需情况,进行交易确认。

 

渐渐地我开始习惯了,知道在这个环境里的人都是有自信的资本家。

 

音乐、绘画、艺术甚至是一顿好吃的晚餐,对他们而言一点也不重要,他们唯一想要的只是钱。巴黎的新工作也让我成为追求物质享受的拜金主义者。此外,因为我特别机灵(或者说是狡猾),很快地,我做了一件视钱如命的人都会做的事,那就是预测股市的下跌,这和一大群高傲的专业股票顾问有关。我非常讨厌这群大言不惭的家伙,讨厌到要故意和他们唱反调。于是,当他们看涨行情时,我却偏要做空。

 

出乎意料的是,我投资的股票收益都还不错。因为,当时碰巧发生了一次大危机,经济萧条加上萎靡不振的股票行情,股市一路下滑。我每天都会平仓,结算所有投资,以确定实际的获利金额。之后,我仍坚持看跌行情,而我的投资收益一天比一天高。

 

我认为这次成功纯粹是个意外,因为我并不是根据分析、判断而看跌的,看空行情的理由完全出自我个人的因素。当时的我根本一点也不懂何谓“客观的投资依据”,我也不是对经济抱有特别悲观的态度。不管股价涨或跌,我想要的东西只有一样,那就是钱。

 

直到1932年的伊瓦尔·克罗伊格破产事件,我才发觉投机做空是非常可耻且不道德的投资行为。做空操作获得的收益全部来自他人的损失。

 

良心告诉我,人不能靠着做空赚钱,因为即使成功,也只有我一人快乐,而别人将会很惨,非常悲惨。从此,我决定不再利用股市暴跌来投机赚钱,我要随着上升的景气进行投机,进而获利。

 

我要很谦虚并知足地说,改变投机方式,我仍会比别人多赚一点。而且,这次我不是一个人,而是和上千人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。虽然一样是成功的投资,但在一片繁荣景气的愉悦气氛中获利,真的让人感觉舒服多了。

ssl

版权  © 2020 , Beacon Securities Insititute Inc. 保留所有权利